成都著名电台女主播孙静怎么也没想到,原本计划的泰国7日游,会因疫情,被延长到27天。

在泰国生活是怎样的体验:旅游、交通、学习等

曾经在曼谷生活几年,现在想起来满满的都是亲切的怀念。 ...

大年三十和家人吃完团年饭,孙静提起行李箱从成都双流国际机场飞往泰国曼谷。原计划,她将在离曼谷只有200来公里的华欣和朋友待上3天,之后转场芭提雅,最后回到曼谷飞回成都。阳光、蓝天、白云、大海……眼前的一切,都是完美假期模样,直到得知回国的航班被取消。

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,国际航班减量,回国机票一票难求,孙静原本的7天春节假变成了“寒假”。作为成都交通广播电台主持人,中国播音主持“金话筒”奖获得者,孙静在2008年“5·12”汶川特大地震中坚守直播一线被全国认识。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,让她被困泰国,生活按下暂停键——没有突发新闻,也没有“夺命连环call”,无事可做,不能回家,也不想继续旅行,天天刷机票,也抢不到一张回程机票……

前两天,她抢到2月最后一趟曼谷至成都机票,回国隔离14天期满的孙静第一次出门接受采访时,生活才重新回到正轨。

超常“安静”的手机

农历正月才过一半,位于泰国中部的滨海小镇华欣已找不到一丝热闹的气息——往年这时是华欣旅游旺季,很多中国人会选择这个季节来此度假。此时,华欣的沙滩、夜市皆人迹寥寥,戴着口罩的中国人彼此保持两三米距离,不远处的孙静出于职业本能听着对方口音,试图分辨出对方来自哪里。

孙静在华欣住的民宿,因买不到机票,前后续住近十次 第1张

孙静在华欣住的民宿,因买不到机票,前后续住近十次

这是1月的最后一天,华欣阳光暖煦,孙静在这里已被困近一个星期。如果没有疫情,或是没有这场旅行,她或许早在岗位上了,过着“早上7点起床,采访、上节目,忙到晚上七点,全天手机不停响”的生活。

而此时的她,已经无法确认什么时候能回成都了,因为就在前两天,她得知泰国到成都的航班被取消。

原本乐观的她开始焦虑慌张起来,“不知该何去何从,第一次感受到无力。”她做的最坏的打算,是最迟在大年十五回到成都,却没意识到,一切,才刚刚开始。

她想起离开成都当晚,“那时疫情没这么严重,觉得不会给即将的旅行和随后的工作带来太大影响。”告别时,朋友家人如往常每次旅行一样,叮嘱她注意安全。而国内疫情爆发之初,泰国确诊病例只有几例,“曼谷和华欣戴口罩的人也很少”。

无事可做,只能靠坐坐当地的tutu车打发时间 第2张

无事可做,只能靠坐坐当地的tutu车打发时间

孙静第一次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,是在1月28日,彼时电台要启动特别节目,领导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能回去。了解情况后,领导让她“不要着急,安全第一”,匆匆挂断了电话。之后孙静拨通了母亲的电话。按照以往的春节习惯,这天是初四,母亲会和亲戚凑一堆儿打麻将。电话那头传来的,是母亲用严肃的语气告诉她,“今年春节好好待在家,不出门打麻将添乱。”

焦虑,在挂断电话后开始蔓延。那时的泰国虽未限制出行,但孙静“完全没了出去玩的心思”,她取消了所有行程安排,在华欣租了间离朋友家不远的民宿,期待着第二天买到机票后,就从曼谷出发回成都。

这时候,手机成了联通国内的唯一通道,而原本工作时响不停的手机,第一次安静下来。一同安静下来的,还有孙静的生活。

“格式化”的生活

孙静把这段时间形容为“流浪漂泊的日子”。

一开始,孙静对这次旅程抱有极大期待,而这种憧憬和激情,在无止境的等待和无限期的延长中渐被磨灭。“华欣很小,走来走去只有那几个地方。”孙静告诉记者,最初的新鲜感过后,以一个旅行者视角来看,周围的一切很快变得无趣,“面朝大海”的生活也索然乏味。之后的日子,就变得“格式化”起来。

吃喝成了最重要的事之一 第3张

吃喝成了最重要的事之一

这段时间,孙静总在每天早上7点左右起床,睁开眼第一件事,就是用手机看国内新闻,然后不停刷航班。“直飞航班只剩一两班,大多时候都是无功而返。”

一开始,每天上午10点左右,孙静还会去朋友家自己煮碗面吃,后来索性早饭也不吃了。“心空荡荡的,每天都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。”这时候,年前为旅行精心做的指甲、发型,也变得“不那么可爱起来”,无事可做,要么宅在家里发呆,要么就是一件T恤,一条短裤,一双拖鞋,顶着一蓬乱发出门。出门的目的,不是觅食,就是去超市采购。很快,随身带的几件T恤因为穿的频率太高,脏得“洗不出原来的颜色”,只能借朋友的衣服穿。

日子闲下来了,体重却上去了。孙静笑着告诉记者,因为毫无节制地吃喝,她的体重在这段时间第一次突破百斤大关。

“流浪漂泊”的日子之外,孙静一直在等一通电话,一通“被需要的电话”。

事实上,除了1月28日领导的那通电话,之后没有任何一通工作电话拨进。在20多年的广播人生涯里,孙静曾经历过无数突发情况。2008年“5·12汶川大地震”时,冒着余震的危险,她冲在前面,用声音安抚了无数在地震期间恐慌彷徨的人,为此她也获得“2009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奖”的荣誉。这是她第一次从现场脱离出来,“从没有哪一刻像那时一样,觉得自己不被需要,很难过,也很沮丧。”

滞留泰国27天,孙静看完了“两三年要看的海” 第4张

滞留泰国27天,孙静看完了“两三年要看的海”

从每天期待着可以抢到机票,到最后接受暂不能回家的事实,曼谷到成都的直飞航班只需3个小时左右,却成了孙静当时无法逾越的“天堑”。

回国再次被“困”

转机在2月中旬出现。刷了20多天回程机票信息的孙静终于抢到2月20日的机票。当晚她再次查询机票时,发现2600多元购买的机票已涨至4000多元。

回程这天,孙静早早赶到机场,上机后她才发现,她并不是唯一因疫情被困当地的人,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告诉他们“运气很好”,买到了2月最后一趟直飞航班。

直到前两天,孙静才正式复工 第5张

直到前两天,孙静才正式复工

在飞机未正式起飞前,孙静心里的忐忑一直没有消失。直到2月20日晚11时许,飞机准点抵达双流国际机场,当孙静双脚踏上地面那一刻,“心里才终于踏实了。”近一个月时间,停留在华欣一地,孙静和同行的伙伴共花费3万元左右。她很庆幸当初选择提前办好签证,因为“落地签只能在泰国待半个月,而我们的签证可以在泰国停留2个月。”沉浸在归家喜悦中的她还不知道,自己将继续经历一段“被困住的生活”。

回国第二天,孙静才切身体会到疫情的严峻性,她想上班,但单位告诉她需要社区开具的意见证明。社区告诉她,根据当时政策,只要不是从重点区域回家,理论上需自行在家隔离14天但不强制执行。

本着对自己和他人负责,孙静最后选择居家隔离14天。

孙静在华欣火车站 第6张

孙静在华欣火车站

“仿佛又回到泰国的时候,但比那时更难熬,因为无法出门。那时我才明白大家宅在家的日子多不容易。”

3月4日,隔离期结束,孙静拿到社区开具的意见证明。“拿到这个证明比拿到任何奖还要激动。”她长吁一口气。

孙静正式开始上班是在前两天,时隔一个多月,她第一次出门采访,那是成都一个重大交通项目集中开工现场,成都阳光明媚。“经历这次事件我才发现,除了努力工作,还要珍惜当下的生活。因为只有在不正常的时候才发现,正常是多么重要,哪怕这份正常的生活很平凡。”孙静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