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日泰国最热闹的地方解封了,泰国红灯区最后一个解封的行业:夜间娱乐业,终于可以迎客了。这也是这次疫情第一个倒下的行业。不过早在半个月前,其实泰国夜生活的聚集地早就开始迎客了比如日按,特比是在soi33,soi24,soi26的日按,基本上开了2/3,能开的都开了。1号巴育总理亲自确认了重开红灯区娱乐业的消息,同时还加上了一句很多余的提示——“按摩店大浴室,可以开门,不能卖淫!”

“解封归来”的泰国红灯区现状,这还是我认识的泰国夜生活吗?_享受玩乐的图片 第1张

话说,泰裕店的服务内容,这些人可不关心,政府可不会关心是否真的在洗澡,而是制定了一系列严格到有些幽默的“夜场守则”。

不准徒手抓冰块、不准用一个杯子喝酒、不准向顾客兜售啤酒(啤酒小妹,卒)、不准在喝酒时唱歌跳舞助兴、服务人员不准和顾客坐一桌(陪酒小姐,卒)……

你能想象那场面吗?一班人正襟危坐,相隔两米,视美女如浮云,在那儿目不斜视地喝酒——哪个夜总会和酒吧要是能落实这个,那就不叫夜店,而叫活死人墓。

卫生部长阿努廷还说了:哪家夜店要是出现感染病例,就等着上刑事法庭吧。

得咧您呐,这酒咱不喝了行吗,回见了您呐。

“解封归来”的泰国红灯区现状,这还是我认识的泰国夜生活吗?_享受玩乐的图片 第2张
到了7月1日夜里,泰国酒吧夜场复活的第一晚,曼谷城里的酒吧——据一些媒体描述——“门庭若市”,以至于顾客还没等到入夜,便已经在门前排起长队,无论如何都要报复性潇洒一把。

而与此相反,芭提雅的红灯区则一片冷清。

芭提雅是一个标准的“国际指向型”第三产业城市,此前纸醉金迷不夜天的盛况,多半是本地人在伺候来此寻欢作乐的洋人。

如今,外国游客无法入境泰国,芭提雅街头老外绝迹。仅靠本地人的那点客流,根本不可能撑得起庞大的声色产业。

于是,大型酒吧夜场根本不敢开业(开一天亏一天),只有一些规模较小的酒吧陆续开始苏醒,整个芭提雅红灯区仍旧一片萧条,从“开张”到复苏,任重而道远。

“解封归来”的泰国红灯区现状,这还是我认识的泰国夜生活吗?_享受玩乐的图片 第3张
至于那些已经开张的曼谷夜场,是一副什么样子?

舞榭歌台,风流依旧,只是比基尼以上30厘米处,多了一块布。

所有的顾客,都必须要测量体温,用泰国版健康码APP“泰国必胜”来扫码,手动填写自己的姓名,入场时间和电话号码。

舞台上性感的钢管舞还是有的,只不过身穿比基尼的舞娘们,用口罩遮住了她们如水的面容。而且看客们再眼馋,也是必须距离舞台至少两米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。

实际上,在曼谷最著名的红灯区,同样和芭提雅一样萧条,并不存在什么传说中的“门庭若市”,许多著名的夜场依旧大门紧闭。

Gay吧的门口,炫耀着迷人胸肌的男侍应生,在门口招揽着路过的顾客进店一叙,但真正停下脚步的人很少,就像这条久负盛名的帕蓬红灯区里依旧开张的店家一样,屈指可数。

“解封归来”的泰国红灯区现状,这还是我认识的泰国夜生活吗?_享受玩乐的图片 第4张
XXX Lounge的老板克里斯蒂安,对前景很悲观。

“曼谷很多酒吧都开了十几二十年了,黄金时代已经终结了,很多知名的老酒吧都关门大吉,而且以后再也回不来了……”

“解封归来”的泰国红灯区现状,这还是我认识的泰国夜生活吗?_享受玩乐的图片 第5张
舞台的崩塌,受伤最深的还是舞台上的舞者。

Bua(化名)是清迈一家夜店里的舞女,但并非纯粹的舞女。

在疫情之前,她每个月的收入是40000泰铢,比当地的大多数女工的工资要多出好几倍。

新冠疫情来袭后,32岁还带着一个女儿的她瞬间失业,三个月里她只能举债度日,欠下了超过15000泰铢的债务,却依旧付不完房租和女儿的学费。

她的工作不被视为一种合法工种,因此无法领取泰国政府发放的现金补贴。她不敢向政府部门求助,不因卖淫而被警察罚款1000铢,就已经谢天谢地了。

“解封归来”的泰国红灯区现状,这还是我认识的泰国夜生活吗?_享受玩乐的图片 第6张
她参加过就业培训,应聘过按摩师,但是疫情期间没有哪个行业能够独善其身,加上她带着孩子,年龄太大,很难找到新的工作。

她想过,直接站在街头“揽客”,这样好歹能找到一口饭吃。

但是她不敢,在紧急状态法时期破坏宵禁令,会是一个严重的罪名,她会面临4万铢的罚款,或者两年的监禁。

“解封归来”的泰国红灯区现状,这还是我认识的泰国夜生活吗?_享受玩乐的图片 第7张
这就是泰国“红灯区重开”的现实景象。

声色产业,即便是在泰国,同样是太平时代的锦上添花,是法律边缘的游魂暗影,是外国豪客的私人订制。

当一个国家经济濒临崩溃,当外国“游客”彻底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,整个行业将失去其存在的基础,失去自救的路径。即便开放,也同样无法恢复元气,只能在整个世界的阻隔与萧条中苟延残喘,风雨飘摇。

饭都吃不上,谁又能有心思逛花街柳巷,流连秦淮风月之间呢?

也许,有一些行业,永远无法与其他那些更为“正大光明”的行业,并驾齐驱。

“解封归来”的泰国红灯区现状,这还是我认识的泰国夜生活吗?_享受玩乐的图片 第8张

也许,再讲究“平权”,东方社会也永远无法为那些在阳光下工作的劳动者,与那些在夜色中谋生的“从业者”,给予完全同等的道德地位。

但是,她们不应被遮蔽,被遗忘;她们所容身的世界,也不应就这样凋零,让那些被时代所遗弃的凋零落叶,四散风中,零落成泥。

愿她们,能够撑过这段艰难的日子,为自己接下来的人生,找到一条生路吧。